,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replica watchesimitationimitation watchesimitation watches for menimitation watches for womenrolex imitation watchesimitation breitling watches replica handbagsreplica handbagbuy replica handbagdesigner handbag replicachanel handbag replicareplica louis vuitton swiss replica watchesswiss replicas watchswiss made replica watchesreplica watchreplica watchesreplicaswiss replicareplica watches swissswiss watches swiss replica watchesfake watchesswiss replicas watchswiss made replica watchesreplica watchesreplicareplica watch discount watchesdiscounted watchreplica watchesdiscount watchdiscounted watchesreplica watchreplica watches onlinewatches storebuy watchwatches online shoppingreplica watchesonline watchesmichele watchesreplica watchreplica cheapest handbagscheap handbagreplica handbagsLV fake handbagscheap designer handbags replica designer handbagsfake designer handbag from chinareplica designer handbagsfake chanel handbagreplica bagsreplica chanel wallet replica uk handbagsreplica uk bagscheapest handbagreplica designer handbagshandbags ukreplica handbagsfake handbags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董事长专栏 >> 军旅生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是他人生的起跑线

军旅生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是他人生的起跑线

2010-12-24 09:56:40 来源:黄河教育集团 浏览:2346

初入军营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是他人生的起跑线,也是他一生的重要转折点。


    二十世纪60年代初,中国正处在内外交困的时期。对外,一方面,要面对美国的敌视扼杀政策(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军事包围);另一方面,还得应对不断恶化的中苏关系和边境摩擦。对内,一方面,要应付三年的自然灾害;另一方面,还要应对反动势力掀起的“经济战争”。非常时期,党中央和毛泽东提出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口号。一时间,全国上下陷入了空前的紧张状态。 

    1962 年,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即将大学毕业的张志芳在学校推荐下,由北京军区司令部直接调干入伍,到驻防在石家庄的北京军区炮兵十四师接受军事训练。一年后,他被正式授衔,走上干部岗位。

    刚入伍的张志芳,并没有因为是从大学里直接选拔入伍而得到任何优厚的待遇,他本人则表现得格外谦逊,虚心诚恳地向老兵请教,做着和其他普通士兵一样的事情。

    石家庄的新兵训练使他感到作为军人的艰辛和不易,但军人身上所体现出来的机智勇猛、威武刚强的军人品质也强烈地激发起张志芳的男儿血性。这个从小敢造地雷玩的男孩子仿佛生来就该是驰骋疆场的战士,手握钢枪的勇士。他决心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他积极地投入到训练当中,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紧张有序的内务打理后,开始5公里的长跑拉练,拉练回来又投入到其他科目的紧张训练中。

    由于大学将近一年的长跑强化训练锻炼了张志芳的体魄,因此他在每天早晨五公里的拉练中显得比较轻松,不像新兵那样感觉艰苦。 据张志芳回忆 :“刚开始最紧张的莫过于内务的训练。看着软绵绵的棉花被在老兵手里变成豆腐块,可在自己手里操作起来,却十分的棘手,尤其是早晨起床后会感觉手忙脚乱的, 大家都很羡慕老兵那套熟练的叠被子技术。”这并没有难倒张志芳,天资聪颖的他很快就熟悉了整套动作,没过多久他的被子也变成了漂亮的四方块。

    当时军营里有这样一句话“勤炮兵、慢步兵、稀稀拉拉通讯兵 ”。同其他兵种相比,在日常训练中炮兵要辛苦得多。据张志芳回忆:“炮兵不仅要接受大炮射击方面的技能特训,在训练结束后还得擦炮,擦一次比打三天炮还累人。除此之外,因实战的需要,在练习打炮的同时,还要不断挖坑,构筑炮位工事,每天都要挖,挖完之后转移到下一个阵地接着挖。白天艰苦的训练之后,晚上还要轮流站岗放哨。当时北方的冬天寒风凛冽,滴水成冰,在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下站岗,还不能随便走动,现在想起来仍觉得特别的苦!”但是刚入伍的张志芳从来没有因为苦退缩过,他积极地投入到每一项训练中。

    经过一年的刻苦训练,张志芳完全适应了部队的生活,各项技能也有了长足地提高。这位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已经实现了由学生向军人的转变,成为了一名具有较高军事素养、技术过硬的合格炮兵。

授衔代职

当兵就要当一名爱军精武的标兵。部队生活使张志芳的军事素质和意志品质得到了有效锤炼和大幅度提升。


    1963年冬天,一年的新兵训练结束了,按照上级安排,张志芳接受国防部正式授衔后回到了干部岗位。因为他是中国共产党员,在大学时曾担任过班主任,结合其他各方面的优秀表现和过硬的军事素养,授衔后直接被任命为营部指导员。因当时的营部建制没有指导员一职,他被派到营部的指挥排任指导员。作为干部,生活待遇比新兵连有所改善,但是每天仍要进行必要的拉练和其他军事演习。

    当时,张志芳任职的指挥排主要负责全营的通讯工作,他们不仅要保障已有通讯设备的完全畅通,而且要给没有安装电话的地方架设电话线,同时自己还要进行技术方面的培训与学习。在所有工作中,最艰苦的要数架设电话线了,部队所在的地方多为山区,每次架设电话线都得翻山越岭。在职短短一年间,张志芳带领指挥排的战士们翻过了不下数百个山头,他们辗转于大山之间,千辛万苦建起了一条条连队之间交流与沟通的纽带。在保障电话畅通的同时,他们还要进行无线电通讯干扰与反干扰的测试和训练。作为指导员的张志芳,不仅要适时提高自身的军事素养,还必须指导和管理其他战士的训练、学习。紧张充实的部队生活和大学时的学习生活有着质的区别,这段军旅生涯丰富了他的阅历,拓宽了他的视野。一个象牙塔中走出的稚嫩学生的形象渐渐模糊,另一个热情、干练、沉稳的年轻军官形象渐渐得高大起来……

    张志芳在指挥排代职的时候,正值中苏边境冲突频发的时期,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于实战的需要,上级要求他所在的部队参加实战攻坚演习。当时的场景张志芳至今历历在目:团里集合所有的连队演习攻占山头,多门大炮同时射击,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对面守方的阵地顿时硝烟弥漫,被炸起的巨石夹杂着飞溅起的弹片不停地散落在周围,发出“噗噗”的闷响,骤起的飞尘和着弥漫的硝烟许久不散,场面十分惊心动魄。

    在首次实弹射击的演习中,张志芳带领的指挥排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好评和嘉奖。作为一名军人,一名军队指挥官,在自己的军旅生涯中能够亲身经历一场如此大规模的实弹攻坚演习,是十分难得的。这次实战演习让张志芳深刻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也体验到了作为军人的职责和荣誉,他时常道:“和平是对军人最大的褒奖”。 代职生活很快就结束了,1964年新年过后,他被部队派到石家庄步兵学院深造学习。

军校生活


    再一次踏入校园,坐在安静的教室里聆听老师的教诲。军校像一个大熔炉锻造着他钢铁般的意志和坚韧不拔的性格。


    1964年,张志芳怀着对部队和战友恋恋不舍的心情,在首长和战友满怀期盼的目光中,走进石家庄步兵学校(现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深造学习。

    石家庄步兵学校是一所专门培养陆军基层指挥官的一流院校,当时的学校按照不同的专业划分为四个大队,张志芳专攻的是“高级参谋 ”,被分配到第四大队。高级参谋不仅要参与部队行动的具体指挥,还需要制定作战计划,配合首长完成作战任务。在培训的时候,他们的教学内容侧重于战略战术的探讨和研究、方位角的确定、图上指挥作战以及军事密码翻译等等。这些内容与张志芳以前所学知识基本没有联系,一切都需从头开始。

    在众多学科中,最枯燥的要数密码通信了。由数字组成的军事密码,既要保障军队之间的联系,还要防止被敌人破译!为了保障密码的安全和信息传递的及时、准确,在学习的过程中,老师要求学员准确记忆每一组数字所代表的含义,并在最短时间内做到密码和信息的对译。枯燥的数字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全凭死记硬背,张志芳凭借超强的记忆力,硬是将所有数字熟记在心。在日常的测试中,经常是老师一边念数字,他一边就将译文写出来,而且很少出错。他的优秀表现多次得到老师的肯定和表扬。

    图上作战是要求他们通过对地图的分析确定地理形势,根据敌我双方势力的分布,确定作战方针。在学习的过程中,为了培养他们熟练地使用地图,加强地图与实地的联系,老师要求学员对实物进行测绘。从未接触过军事测绘的张志芳认真地测算每一张图纸,经过刻苦学习,他娴熟地掌握了测绘的技术和图上作业。

    方位角课程也是军校学习中比较难的一门学科。为了锻炼学员对目标的准确定位,学校要求他们在夜间进行训练。在地图上确定坐标后,他们开始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下进行摸索、前进训练,允许使用的工具仅仅是一个指北针。刚开始时,同学们摸不清方向,估摸不出距离,经常在大山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到了白天才发现自己又转回到了原地。经过一次次地摸索与体验,他们最终都取得了满意的成绩。张志芳也因为表现突出多次被评为“五好 学员”。

    一年后军校生活结束,这不仅让张志芳获得了晋升的机会,还使他掌握了各种作战技能。

机关任职

    机关生活就像一把“剃须刀”,它为我们剃去莽撞,留下沉稳;剃去脆弱,留下坚强;剃去杂念,留下执著;剃去幼稚,留下率真。


    1965年底,张志芳圆满地结束了石家庄步兵学校的学习,被调到北京军区作战训练部,正式任命为参谋。办公区位于北京西山八大处山脚下,占地面积大,宿舍区配套合理,环境优雅、气派、整洁,每个宿舍都带有独立的卧室、厨房、卫生间,条件舒适。办公环境和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

    初入机关的张志芳认真地向其他参谋学习,常在高级别参谋带领下到部队检查工作、蹲点。部队上的参谋大多是从士兵中一级一级选拔出来的,虽工作经验比较丰富,但大都没有接受过正规院校的学习,文化知识比较欠缺。而大学直接选拔入伍,又经历了一年军校深造的张志芳,不仅掌握了深厚的文化知识和军事理论,为人也谦逊、好学,因此每次外出调研视察后,撰写材料,总结工作,向领导汇报情况等一系列工作都压在了他一个人身上。他受到领导的青睐和重用。

    1956年,毛泽东在武汉畅游长江,并赋词《水调歌头• 游泳》。1965年,毛泽东又一次向全国人民发出了“要到大风大浪里去锻炼!”的号召。这一号召在当时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影响,得到了全国人民的积极响应,张志芳所在部队也被调到海南的海边进行游泳训练。出生在山西黄土高坡的张志芳第一次见到大海,还没来得及欣赏大海的美丽与壮阔,就投入到了紧张的游泳训练中。因为当时训练任务紧急,时间紧迫,部队没有配备专业的游泳教练,训练只能靠着官兵们自己摸索进行。大家为了不拖自己所在部队的后腿,大多在晚上休息时间加班练习。开始时,张志芳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还真有点畏惧,但是好强的他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为了能够取得好成绩,他给自己增加了训练强度,每天午休时间他都顶着烈日在海边加强练习。海边的烈日不同于内地,尤其是中午时间特别炎热,火辣辣的阳光像一根根毒针直刺在他的身上,肩膀也一次次被晒得脱了皮,但他仍然忍着身体的不适,勇敢地走向大海。记不得呛了多少次海水,又有多少次化险为夷,功夫不负有心人,张志芳终于成功地拿到了游泳合格证,顺利返回了部队。

四清运动

历史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同的评价,但经历历史,的确令人刻骨铭心……


    1963 年2 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工作会议,重点讨论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问题。在这次会上,毛泽东指出 :“现在有的人三斤猪肉,几包纸烟,就被收买。只有开展社会主义教育,才可以防止修正主义。”会后全国范围内逐渐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内容包括“清账目、清仓库、清工分、清财物”,后来统称为“四清”运动。“四清”运动从1963年延续至1966年,运动期间中央领导亲自挂帅,数百万干部下乡进厂,开展革命,广大工人和农民参与其中,积极响应。

    作为部队机关参谋,张志芳积极响应部队号召,深入到河北省张家口宣化县谷裕口村开展“四清”工作,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村干部的“四不清”。运动开始时,张志芳住在个贫农成分的社员家中,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他和社员一起干活,晚上向社员做认细致的宣传工作,主要讲“四清”运动的目的和意义,经过两个月的宣传发动,谷峪口村群的积极性被很快地调动起来了。

    张志芳所在的谷峪口村属于贫困山区,当时老百姓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不要说蔬菜了,连现在常见的米面都没有。为了能更好地接近群众,和群众同甘共苦,部队要求他们必须和老百姓一起同吃同住,不许另立灶台。工作队的人员就和老百姓一起吃高粱面,没有蔬菜时,就到野地里挖野菜,回来再腌成咸菜吃。后来,为了不麻烦乡亲,他们晚上就住在山上的庙里。当每天晚上组织社员开会、学习之后,他们必须踏着夜色走很远才能到达山上驻地。工作队里有的队员因为不熟悉山路,又是晚上,天黑路滑,很多次在山里转一晚上都回不到庙里,一直等到天亮之后才被社员们找回来。艰苦的生活锻炼了他们的意志,也挑战着他们的身体极限,其中相当一部分干部因体质欠佳生了病。当部队得知这一情况后,才允许他们自己设灶,以改善伙食。

    由于谷裕口村经济基础比较薄弱,在调查的过程中并未发现村干部们有经济问题。1966年随着党中央工作重心的转移,“四清”运动被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取代,张志芳所在的工作组也随即离开了谷峪口村。离开的时候,乡亲们依依不舍,大爷大娘们拉着他们的胳膊不松手,大姑娘小媳妇们也一送再送,泪水在大家的眼眶中打转。场面至今回忆起来都令人感动!

    工作组走了,但他们细致严谨的工作作风给落后的小山村带来了生机和活力,推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更新了村民的旧理念,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一致好评。本书主人公张志芳因政治思想有高度,与百姓联系紧密,擅沟通,勤钻研,被军政治部评为“五好工作队员”。

八次接见


    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1966年8月18日,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大会”,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和红卫兵。毛主席身穿军装,接受并配戴了红卫兵敬献的袖章。

    全国电台和报刊迅速传播了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消息,照片还被制作成版画、油画,广为张贴。在这一消息鼓舞带动下,各地分散零星的造反运动,迅速统一到红卫兵的组织形下发展成为一股风靡全国、席卷数千万青年的狂潮。 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通知规定来京师生“一律免费乘坐火车”“生活补助费和交通费由国家财政开支”,一时间,外地大专院校、中学师生奔向北京取经,而北京的学生则奔赴外地传授经验,形成全国性红卫兵大串连。“到北京去见毛主席”成了大串连的招牌口号、朴素动机。在此期间,毛主席又分别于8月31日、9月15日、10月1日、18日、11月3日、10日、11日、11月25日和26日多次接见红卫兵。到 11月下旬为止,毛主席先后八次接见红卫兵和学校师生达 1200 多万人,平均12天一次。接见的形式分:徒步游行检阅式(第1次、第4次、第6次、第9次)、车行检阅加徒步游行检阅式(第2次、第3次、第8次)、乘车夹道欢迎检阅式(第5次、第10次)、车载游行检阅式(第7次)。

    为了保证中央领导人的安全,维护接见时期的秩序,中央决定:由部队组织对受接见的红卫兵进行统一管理和训练。等待接见的红卫兵队伍编成连、排、班,选好班长、排长和连长,先由接待站组织进行两天军训,操练队列。接待时,把队伍安排在东西长安街两侧,用白粉在街道划出若干方块区隔,每个方块都设一位解放军联络员,负责对该方块的红卫兵进行纪律教育。负责接见事宜的筹备小组称为首都工作组指挥部,设在天安门城楼上,有30多部电话通向北京市主要机关,负责调度协调和临时指挥。

    张志芳被分到女兵营执行训练任务,白天带领大家训练,晚上就和大伙一起住在北京天坛的帐篷里。据他回忆:“收到接见消息的当晚,每个人领到四个鸡蛋、四两肉、半斤馒头,午夜12点开始出发,到达指定地点休息等待。接见时红卫兵手挥红色语录本,广场上一片红色海洋。”随着天气的渐渐转冷,毛主席指示:“11月25日、26日连续两天接见红卫兵,让在北京的红卫兵都参加接见,接见完毕后,再不接见红卫兵了。由中央起草一个通知,以后串联再不实行免费了。”

    红卫兵们陆续离开了北京,张志芳又一次顺利地完成了党和部队交给他的任务。作为女兵营的负责人,他带领着一批批女兵走到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接见,亲眼目睹了一代伟人的神圣风采,亲自参与了轰轰烈烈的、狂热的全民运动,这让刚过而立之年的张志芳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作为历史的见证人,他是骄傲和自豪的。

太原支左


    不抛弃!不放弃!时刻响应党的号召!


    1967年1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作出《关于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的决定》。不久,毛主席又交给军队支左、支农、支工、军管、军训等任务。8月19日,中央军委作出《关于集中力量执行支左、支农、支工、军管、军训任务决定》。

     1969年,为了响应毛主席发出的“人民解放军应该支持左派广大群众”的号召,北京军区决定抽调400人的干部队伍奔赴太原支左。作为山西人,张志芳首先报名回到了太原,在省政府支左办公室任职,他们主要执行的一个特殊任务,就是制止武斗。按照毛泽东关于解放军“支左”的思路,解放军下到地方后,首先要支持“左派”群众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然后促进各派群众组织大联合。

    北京军区的支左部队进入太原的时间比较晚,对当地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介入时正赶上太原“武斗”时期,张志芳亲历并感受到文革期间“造反派”的极端、群众运动的狂热以及两派之间所谓的“阶级阵线”的分明。他们入驻太原后,两派群众组织千方百计接近他们,想借助军队的实力提高自己的声望,制约对方。张志芳他们一组人员始终坚信“群众中的绝大多数是好人,坏人只是极少数”。抱着这个信念,任凭别有用心的人煽风点火,造谣生事,挑拨离间,或是软硬兼施、轮番进攻,又或谩骂恐吓,他们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被各派活动所左右,不偏不倚,坚决恪守“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原则。当时群众的斗争热情高涨,参加武斗的大多是年轻人,暴力冲突事件时有发生,制止武斗的任务十分危险。张志芳一方面展开强大的宣传攻势,反复播放上级指示;另一方面就近拉出整编团的兵力戒严设卡,保卫指挥部机关,阻止造反派之间的派别争斗,同时,他们还收缴滋事组织的武装器械,保证不让两派刀棍相碰、身体接触。就这样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制止了一次次的武斗,保障了人 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随着“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升级和范围的扩大,中央和地方的各级党政机关受到的冲击也越来越凶猛。领导干部被批斗,机关工作普遍瘫痪、半瘫痪,学校、工厂、商店都陷于停 顿状态。此时,在国家权力部门中唯有军队还保持相对稳定,在逐步升级和扩大的动乱中,军队开始担负起维持社会稳定的任务。张志芳率部在制止武斗的同时,又担当起了到所属工厂督促他们恢复生产,维护学校和商店的正常秩序的重任。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